尚格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尚格案例
广州某公司与黄某、钟某、广州某菜市场合作合同纠纷抗诉案
关键词:合同纠纷根本违约抗诉  发布时间:2017-05-09  来源:尚格律师事务所

广州某公司与黄某、钟某、广州某菜市场合作合同纠纷抗诉案

【编者按】一方主张对方构成根本违约并因此要求解除合同的,并不妨碍其主张损害赔偿请求权。且损害赔偿的范围当然包括可得利益的损失。法院予以确认的可得利益总额=非违约方主张的可得利益赔偿总额—违约方不可预见的损失—非违约方不当扩大的损失—非违约方因违约获得的利益—非违约方亦有过失所造成的损失—必要的交易成本。

【代理信息】

委托人:广州某公司

—理机关:最a人民检察院

主办律师:尚格律师

代理结果:胜诉

【关键词】

合同纠纷根本违约抗诉

【法律索引】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

【案号索引】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穗中法民二初字第34号民事判决书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0)粤高法民二终字第47号民事判决书

a人民检察院a检民监(2014) 184号民事抗诉书

【基本案情】

2005年3月29日,广州某公司(乙方)与黄某、钟某、广州某菜市场(甲方)签订《经 营场地合作协议书》。同日,签订《补充协议》。约定:1.甲、乙双方经营合作、共同开发改 造位于广州市某区某村某某肉菜市场(以下简称某肉菜市场)首、二层,为某某商业商场(生 鲜街市面积1000平方)。2.经双方一致同意,乙方成为某农贸市场合作伙伴,并由乙方全程接 手经营和管理。乙方整体运作投人折合1500000元资金对该市场进行升级改造%如超过双方再 协商确认);引进乙方技术设备、经营管理模式及导人乙方形象标识,并策划进行整体项目推 广。乙方设计出图、报建材料,甲方配合办理。乙方在对该市场进行商业包装并全部装修改造 完成后,乙方独立经营半年作为乙方投资成本回收期。回收后,双方按比例分取纯利润,甲方 占51,,乙方占49,。半年分成一次;如合作中用于生产和其他需要的支出亦按分成比例承 担。3.双方同意装修改造完成后,即给半年期让乙方回收成本,由乙方独立经营管理的回收成 本期半年期中,从经营利润中提取10000元作为甲方收人。回收期间的收人和支出全部由乙方 负责运行,财务透明;如乙方提前回收成本,就按提前期开始分取纯利润;回收期过后或提前开始分成,不再从经营利润中再提取壹万元给甲方。改造期限为2005年5月1日至8月31日, 非乙方原因自然顺延改造期限。升级改造装修期间,甲方如单独收取原市场改造前的经营收 人,需承担市场所有费用支出,财务透明;在此期间,一切债权、债务由甲方自行承担负责, 乙方不做任何费用承担。若甲方提前离场,乙方提前接收管理,负责运作收人和支出。4.本经 营场地合作管理期限10年,即从生效之日开始履行。5.本协议及其附件自2005年5月1日起 生效。协议签订后,广州某公司依据协议约定对市场进行装修改造并经营管理。

2005年9月11日,黄某、钟某等突然强行将广州某公司的工作人员驱赶出市场,单方面 占领市场。自此,广州某公司再也无法进人市场进行经营或管理。随后,广州某公司向法院提 起诉讼,请求:1.判令解除广州某公司与被告签订的《经营场地合作协议书》;2.判令被告赔 偿广州某公司损失合计人民币1000万元;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损失包括两大部分: 第一部分是直接损失,第二部分是可得利益。

庭审中发现某肉菜市场并不具有法人资格,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追加广州市某区某村 某合作经济社(以下简称某经济社)为本案被告参与诉讼。

本案先后经历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广州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广州市高级人民法院 再审,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违约问题,包括违约方的认定和损失的承担两部分。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如下判决:1.解除原告广州某公司与被告黄某、某肉菜市 场订立的《经营场地合作协议书》;2.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被告黄某、某肉 菜市场赔偿损失7271670. 31元给原告广州某公司,两被告互负连带责任;3.被告某经济社对 被告黄某、某肉菜市场所负上述债务不足清偿部分承担补充清偿责任。

黄某、某肉菜市场、某经济社不服一审判决,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广东省高 级人民法院作出以下判决:1.维持一审判决第一、五项;2.撤销一审判决第二、三、四项;3. 驳回广州某公司的其它诉讼请求。

广州某公司不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述二审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人民 法院指令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 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

【代理意见】

(一)本案明显是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违反法律规定、强行偏袒案件一方当事人所制造的 一起冤假错案。

本案中,申请人广州某公司与被申请人之间的合作模式实质上是由一方提供场地、另一方 出资改造,即通过被申请人一方提供场地、申请人一方提供资金和自有品牌的形式,对某市场 进行彻底改造,然后共同分享改造后市场所带来的租金收益的经营模式。

一个原本法律关系简单明晰的案件为什么一再遭到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误判,广东省高级 人民法院甚至公然否定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再审中的法律意见。判断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 判决是否合法有据,只要回答下列两个问题就不难得出结论。

1.申请人是否按照合同约定完成了对某市场的升级改造

申请人的合同义务是出资150万元,对某市场进行升级改造。本案中一审、二审中均查明

如下事实,证明申请人已经按时完成了对某市场的升级改造:

(1)申请人投人对某市场的升级改造费用的合同金额已超过150万元,符合双方的合同约 定(详见一审、二审判决查明的事实);

(2)某市场已经于2005年9月1日按时开业,此为申请人全面履行合同义务的标志。

上述事实均已充分证实申请人履行了主要合同义务。

2.申请人是否已经放弃合同中约定的市场租金收益权

本案中,申请人的合同权利是与被申请人共享改造后的市场租金收益权。

(1)申请人没有任何理由放弃市场租金收益权。

依据权利义务对等原则,申请人对某市场完成升级改造后,其应有的合同权利为:享有半 年的成本回收期和九年半的市场租金收益权。

本案中,在申请人对某市场完成升级改造之后,申请人作为某市场的出租人而言无需再投 人资金。因此,申请人没有任何理由放弃具有巨大经济利益的租金收益权。

(2)申请人实际上从未放弃对某市场的租金收益权(详见下述第三条关于二审及再审法院 强加给申请人的“自行离场”及“同意终止合作”的论述)。

3.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枉法裁判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再判决申请人败诉的主要理由是申请人违约、自行退场,同意与被 申请人终止合作。然而在本案中,如果申请人构成违约,则不会有某市场的顺利开业;至于说 申请人自行退场?则明显是无稽之谈;上述牵强的理由显然是再审法院单方面强加给申请人的 不实之词。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罔顾事实,一再判决申请人败诉,枉法裁判,干预正常的市场经济活 动,制造冤假错案。对此,申请人希望贵院依法提请抗诉,还申请人以公道。

(二)申请人认为(2013)粤高法审监民再字第1号民事判决存在事实认定错误

最高人民法院在(2012)民申字第225号《民事裁定书》指出,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 的原二审判决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即 “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情形,依法需再审。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定:“暴力冲突事件并未导致双方彻底终止合同。直至2005年 底,广州某公司最终因黄某自行收取租金管理费而退场,表示双方已不可能继续合作,广州某 公司也同意终止合同。现有证据不能证实因黄某一方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导致合同解除。 (见 再审判决书第42页倒数第一行、第43页第1 一3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上述事实的认定错 。

1)申请人广州某公司并没有自行离场,被申请人自某市场开业以来一直使用暴力,致使申 请人被 离场

2.2005年9月5日上午,被申请人黄某、钟某驱赶申请人派驻某市场合作的全权代表陈 宗辉,恶意阻挠其开展工作(见申请人再审证据14)。

3.2005年9月7日开始由被申请人钟某掌握市场办公室,收取赞助费等费用。

2005年9月8日被申请人黄某、钟某以被申请人某市场的名义做出《暂时性决定》,“由9 月7日暂时性由市场办公室暂代收取赞助等费用 (见申请人再审证据13)。

4.2005年9月11日下午,被申请人黄某、钟某又单方面野蛮驱赶申请人进驻某市场的 合作工作人员。

对此,申请人于2005年9月12日特向被申请人黄某、钟某发函,指出被申请人的行为破 坏了双方的合作,给申请人造成了巨大的利益损失,要求其立即停止违约行为,给予合理的解 释和解决方案。(见申请人再审证据14)

5.申请人在与被申请人黄某等人沟通无果的情况下,申请人原法定代表人陈宗辉于2005 年9月25日去某市场黄某办公室与黄某当面沟通。申请人要求黄某必须给申请人半年的成本回 收期,并且继续履行合同。然而被申请人黄某完全不再履行合同,既不同申请人解决问题,又 蛮横不讲理(被申请人黄某本人即为双方合作市场所在地广州市天河区员村村民,将双方合作 的某市场视为自己的地盘)。由于被申请人黄某蓄意伤人,黄某甚至在其办公室私藏管制刀具 一把。当2005年9月25日申请人法定代表人陈宗辉与其进行如何继续履行合同的谈判中,黄 某不仅破口大骂,出言威胁申请人代表的人身安全,而且还当场使用暴力,持刀将陈宗辉砍 伤,后被警察带到派出所(上述过程见申请人提交的再审证据18报警回执、证据19员村派出 所报警受理证明、证据17医院病历及证据16证人证言)。

被申请人黄某蛮横无理的行为并非只在2005年9月发生过。在本案2013年再审开庭期间, 黄某甚至在开庭时数次当庭对申请人的代理人破口大骂,进行长达数分钟的人身攻击,再审法 官并未及时制止。

6.在被申请人黄某将申请人原法定代表人陈宗辉砍伤之后,被申请人集结一伙社会不明 来历之人,每日守在某市场各个通道,不让申请人工作人员进场。

被申请人的野蛮行为使得申请人没有任何机会再管理某市场。

在被申请人使用暴力手段威胁被申请人及其工作人员人身安全的情况之下,申请人只得被 迫离场。至于在之后双方进行电话沟通及由申请人派代表进行沟通的情况均不足以说明申请人 属于自行离场。试想,在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的情况下,申请人还如何依法行使权利?同时, 双方进行电话沟通或由申请人派代表协商未果,只能证明申请人在被迫离场后的协商行为。总 之,申请人广州某公司并没有自行离场,被申请人自某市场开业以来一直使用暴力,步步紧逼 才致使申请人被迫离场。

2) 申请人被迫离场的时间是发生在2007年9月25日之后,并非再审认定的2005年底

2007年9月25日被申请人黄某采用暴力手段伤害申请人法定代表人陈宗辉之后,申请 人感到工作人员的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无法再开展工作,遂被迫于2007年9月26日、27 曰将申请人的重要文件资料搬离某市场。至此,申请人再无实质性进驻某市场。

3)申请人广州某公司没有同意终止合作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定申请人同意终止合作。申请人认为这是再审法院强加给申请 人的不实之词,并不符合事实。

申请人是在被申请人拒不履行合作合同的情况下,迫于无奈才在沟通无果之后向法院提起 诉讼解决,本案中申请人从未放弃权利。

(1)在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双方所签订的《经营场地合作协议书》中,申请人(合同乙方) 的主要合同义务是整体运作投人折合150万元资金对该市场进行升级改造(如超过双方再协商

确认)。

而申请人(合同乙方)享有的合同权利是在对该市场全部装修改造完成后,独立经营半年 作为乙方投资成本回收期;回收后,双方按比例分取纯利润,甲方占51%,乙方占49%。

本案中,申请人广州某公司与被申请人之间的合作模式实质上是由一方提供场地、另一方 出资改造,然后共同分享改造后市场所带来的租金收益的经营模式。

由于申请人投人某市场改造的合同金额已经超过150万元,某市场也于2005年9月1日按 时开业运营。因此,申请人的主要合同义务已经履行完毕。对于申请人而言再无资金投人义 务;相反,申请人享有具有巨大经济利益的市场租金收益权。因此申请人没有任何理由退出某 市场,放弃十年的商业利益。

1.申请人自始至终均未同意放弃合同权利,申请人曾提出由各方独立经营并独立收益的 和解方案。

在本案一审、二审的调解程序中,申请人依据合同约定:“双方按比例分取纯利润,甲方 占51%,乙方占49%  ,提出“某市场由被申请人经营5年,申请人经营5年”非常合理的和 解方案。然而被申请人均强硬拒绝。

2.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定的“终止合作”,实质上应该理解为“解除合同”。然 而合同解除并不妨碍申请人主张违约赔偿。

本案中,由于申请人已经履行主要合同义务,将某市场改造完成后投人市场运营。剩下的 合作实质上是由申请人管理某市场,收取租金,双方按年分配租金收人而已。

对于申请人而言,申请人在一审、二审庭审中仍然同意由双方各经营5年的和解方案。因 此,申请人从未主动放弃自己的权利。

(三)申请人认为(2013)粤高法审监民再字第1号民事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依法需改判

1.本案中被申请人的行为构成根本违约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定黄某使用暴力的行为应承担一定的违约责任,但现有证据不 能证实因黄某一方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导致合同解除。上述认定明显存在法律适用错误,本案 中被申请人的行为构成根本违约。

所谓“根本违约”是指违约的后果已经妨害了合同目的实现,包括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 告仍不履行和一般违约但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两种情形。完全不履行构成根本违约;迟延履 行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或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在合同履行期内仍未履行,构成根本违 约;部分履行妨害合同目标的实现,构成根本违约。由于一方的根本违约行为会严重损害另一 方当事人的利益,因此法律上规定另一方当事人享有合同解除权,这种解除权的行使可以不经 催告。

本案中,被申请人在使用暴力迫使申请人离场后,自认为某市场在其暴力掌控的情况下, 拒绝任何形式的合作,包括在原一审中申请人提出的和解方案。被申请人的这些行为就是直接 拒绝履行合同,显然构成根本违约。

本案二审中,二审法院明显罔顾事实,对于被申请人黄某及某市场等明显违约的行为做出 相反的认定,认为申请人广州某公司并没有提交确凿的证据证实该违约事实。

本案二审认定:“虽然广州某公司提交了报警回执、黄某的函件,但是并不能直接证实黄 某在2005年9月份采用暴力手段将广州某公司的陈宗辉及员工驱赶出某市场。”(见二审判决 书第38页第11 一 14行),“故广州某公司的该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见二审判 决书第38页第18—19行)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定:“经查,双方在履行合作合同的过程中曾发生纠纷,黄某 使用暴力驱赶广州某公司负责人陈宗辉,对合同不能继续履行负有过错,应承担一定的违约责 任。”(见再审判决书第42页第18—20页)然而在确认被申请人黄某等人的暴力行为构成违约 后,却做出与一审相反的判决,即撤销了一审中关于由被申请人赔偿申请人经济损失的判决。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与所维持的二审判决自相矛盾。既认定被申请人黄某使用暴 力的行为构成违约,同时又认定被申请人黄某等人不需要赔偿损失,维持原二审判决。由于原 二审判决对原一审判决进行改判的基础是在于二审法院认为申请人没有证据证明被申请人黄某 使用暴力构成违约。因此,如果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定被申请人黄某使用暴力的行为构 成违约,则再审法院需撤销原二审判决,维持原一审判决。

2.再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原一审判决被申请人需赔偿申请人经济损失并无不当

原一审判决认定:“由于被告某市场、黄某的违约行为,致使原告无法继续履行合作协议,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八条规定: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 明不履行合同义务的,对方可以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第一百一十三条规 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 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 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据此,原告要求赔偿其可 得利益的请求依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见一审判决第19页倒数第一行、第20页1一9页)

原一审法院依据合同约定以及双方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的实际情况,按照当时的最低标准 判决被申请人赔偿申请人经济损失。其中,关于可得利益损失部分是按照某市场与承租人所签 订租赁合同租金金额乘以租赁面积计算得出,且完全没有考虑该物业租金会逐年递增的实际情 况,其计算标准按照申请人所主张的租金及管理费共计93元//2甚至低于案件审理中被申请人 自己提交证据所得出的租金及管理费共计120元/m2。

因此,原一审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据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 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按照当时的最低标准判决被申请人承担赔偿责任合法有据。

综上所述,再审判决查明的事实有误、适用法律确有错误。再审判决是对另一方当事人的 故意偏袒。依据《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申请人特向贵院申请抗诉,请求贵院主持正义和 公道,依法纠错以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正常的社会经济、经营 秩序。

【代理结果】

最高人民检察院作出高检民监(2014) 184号民事抗诉书,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抗诉。最 高人民法院依据《中国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一十一条的规定,裁定 如下:(—)本案由本院提审;(二)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律师述评】

合同法第94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因不可抗力致使不 能实现合同目的;(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 履行主要债务;(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四) 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五)法律规定的其他 情形。法定解除,指合同生效后,没有履行或者未履行完毕前,当事人在法律规定的解除条件 出现时,行使解除权而使合同关系消灭。

我国民法通则第115条规定:*合同变更或者解除,不影响当事人要求赔偿损失的权利。” 合同法第97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 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偿。”根据民法通 则和合同法的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在合同解除与损害赔偿的关系上,我国采取了并存主义, 承认当事人合同解除权与损害赔偿请求权的并存。

结合本案,具体而言:

1.广州某公司与广州某市场、黄某、钟某订立的《经营场地合作协议书》以及补充协议 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上述合同并不违反我国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均依法有效, 双方当事人均应依约履行。广州某公司积极履行合作协议约定,并未违约;黄某不满广州某公 司法定代表人陈宗辉在双方合作期间对广州某市场的管理工作方式,采用暴力手段将其打伤并 将其驱赶离场,陈宗辉被驱赶离场后,广州某市场由黄某操控管理。之后广州某公司与黄某多 次进行交涉,由于黄某、广州某市场态度强硬,致使广州某公司于2005年底被迫离场。黄某及 广州某市场的行为违反合作协议的约定,其行为已经构成严重违约,对此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2.对于广州某市场、黄某、钟某称广州某公司单独收取广州某市场租户租金以及管理费 构成违约的抗辩。根据合同约定,广州某公司在市场改造完成后应当有半年的成本回收期,在 此期间负责市场经营收人和费用支出,因此,广州某公司向广州某市场的租户收取相关的租金 以及管理费并不违反合作协议的约定,但收取的费用应当不超过广州某公司投资的成本。广州 某公司员工已收取的909863. 35元可抵偿广州某公司投人的投资成本935250元,剩余投人部分 25386. 65元应当由广州某市场、黄某支付。

3. 由于广州某市场、黄某的违约行为,致使广州某公司无法继续履行合作协议,根据 《合同法》108条、113条,广州某公司要求广州某市场、黄某、钟某赔偿其可得利益的请求依 法有据,予以支持。可得利益的起算时间应从广州某公司被迫离场的时间起算,即从2006年1 月开始起算计至合作协议终止之时即2014年3月截止。

4. 由于广州某市场、黄某、钟某的违约行为,导致广州某公司与广州某市场、黄某、钟 某订立的《经营场地合作协议书》实际已无法继续履行,因此,广州某公司请求解除与黄某、 广州某市场订立的《经营场地合作协议书》,应当准许。

                            图片1.png

        

                         

                                                                      



 


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37号北京城工美大厦3层西侧
电话:010-59626115-565; 13810665706(曾先生)
Copyright ? 2014 365bet怎么分析_365bet短信特约注册_365bet怎么上不去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04506号 博乐虎提供技术支持